园方无语改发报名表,上海家长排队5天5夜抢幼园

作者: 青少年教育  发布:2019-11-27

图片 1为了给孩子报上名,家长连夜排队

图片 25月22日傍晚,幼儿园门外的百余位家长[微博]支起帐篷、折叠床等,准备彻夜排队。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南邵中心幼儿园现家长连夜排队报名;家长称对其他幼儿园不放心;教委称重视相关问题并正在处理

  昨天凌晨,溧水交通路上的商业幼儿园门口排起了长龙。为了能在上午领到报名表格,很多家长在前天傍晚就端着小板凳来排队了。家长们想出各种办法维持秩序,但最终还是有人发生了口角,甚至惊动了110。家长们在幼儿园门口守了一夜,结果到发表格的时间时,排队的人数已远远超过招生人数。到底自己的孩子能不能上幼儿园,家长们心里没底。  □快报记者 马薇薇 文/摄

排队5天5夜,这是刘桂槐一家为孙女的幼儿园报名指标所付出的代价。

图片 3

  现场

一个月前,丰台区西马金润小区内的布朗幼儿园贴出今年招生报名登记的公告,报名时间是5月23日上午9点,名额100个。

27日晚,昌平南邵中心幼儿园门外,拿到号的家长准备回家。

  招生简章还没贴出就守在门口

并非这家私立幼儿园出类拔萃,但对于这个有6000余户居民的小区来说,这是最近最便利的幼儿园。往年,最长的报名排队纪录是3天3夜。

图片 4

  昨天凌晨一点多,记者赶到溧水县商业幼儿园看到,门口的队伍已经排了几十米长,一直延伸到大马路上。排队的多是年轻的父母,还有十多位老人。夜晚天凉,很多人穿着外套,不停用扇子驱赶蚊子。甚至还有人搬来小床,睡在床上裹着被子排队。

如往年般,家长们全家动员,带来了帐篷、折叠床,开始了这次125个小时的报名鏖战。

27日,昌平南邵中心幼儿园门外,报名家长躺在路边排队。

  “我傍晚六点多就过来了。”排在前面的一位家长说,自己就住在幼儿园隔壁的小区里,孩子今年4岁,到了上小班的年纪。听说现在幼儿园入学较难,像商业幼儿园这种优质的学校更难进。因此,她时刻关注幼儿园招生信息。6月1日儿童节当天,她打听到这所幼儿园会在2日发通知,于是晚饭后就来排队。可是等到她到幼儿园门口,发现已经有十多位家长排队了,而此时幼儿园连招生简章都还没有贴出。

能让孩子上幼儿园时不过马路、不坐车,家长们觉得排几天队值得。

本月初,昌平区南邵中心幼儿园发布了本年度的招生通知,幼儿园从3月31日开始报名,共招收120名幼儿入园。但是从3月26日上午开始,幼儿园外等待报名的家长开始排起了长队。

  “我是帮亲戚排队的。”70多岁的李奶奶来得比较晚,到幼儿园门口时已是晚上10点多。她说,当时她准备睡觉,突然接到亲戚的电话,让她到幼儿园门口排队,说再不排就来不及了。等她到了幼儿园傻眼了,队伍已经排到了马路上,门口黑压压的全是家长。到了零点之后,人数已经超过150人,基本上都是各家派出一个代表。

七旬老人凌晨4点来排队

为给孩子抢个名额,全家老小轮流排队,幼儿园墙外已经摆满了一溜儿躺椅、行军床、棉被、帐篷。3月27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现场排队人数已经远超过了140人,有的刚赶来的家长急得跺脚,“早来一天就好了!”对于幼儿园资源紧张的情况,昌平区教委学前科工作人员陈女士称教委已重视相关问题,正在想办法处理。

  家长自发排队,场面一度失控

从一个月前,西马金润小区内的布朗幼儿园贴出报名登记时间开始,家中有适龄入园儿童的居民心中就再没安生过。每天到幼儿园门口看看是否有人排队,成为刘桂槐等家长们的必修课。

120个名额 现场140多人排队

  记者注意到,队伍呈一字形。再仔细看,小板凳都用绳子串起来,每张凳子上还有粉笔写的编号。原来,家长们在排队时为了避免混乱才想出这个办法,一是维持秩序,二来可以避免有人插队。

有家长称,早在半年前,就已经给幼儿园打电话了解到了报名时间,甚至有家长在孩子出生后不久,就开始了解幼儿园的招生事宜。

年近六旬的孙大叔天没亮就出了门。出小区走不到500米,就是南邵中心幼儿园,他要去替换已经排了一宿的儿子“下班”。“我早点起来,儿子还能回家眯一会儿再去上班。”而前一天夜里11点孙大叔才回家,爷俩接力“值班”就是为了保住孩子的报名席位。

  有家长告诉记者,在零点时,幼儿园的保安突然出现将招生简章贴出,上面写着:6月2日上午11:00开始发放报名表,小班招生80名,小小班招生25名,一共招105人,招满即止。

随着5月23日的逼近,刘桂槐一家人到幼儿园门口观察的频率越来越高,“幼儿园门前也时常会聚集起几名谈论报名事宜的家长。”

孙大叔介绍,3月26日上午在小区业主微信群里看到有人说幼儿园排队的消息,儿媳妇就赶紧打电话让家人去看看,“我到的时候已经有十来个人拿着板凳坐这儿了,后来人越来越多,从那以后我就没敢走,老伴儿还赶来送饭,我才好歹保住这个位置”。

  看到招生简章,排在后面的家长急了:自己已经是一百多号,估计报上名的希望不大,其中几位就跑到幼儿园门口,又排出一个队来。其他家长不能容忍他们的这种举动,两个队伍的家长一度发生了争执。110民警随即赶到现场调解,幼儿园的相关负责人也赶来,劝大伙不要再排队,第二天上午才会发报名表,但谁也不愿离开。“我已经向单位请假了,为了孩子能上幼儿园,只能牺牲一下。”王女士无奈叹气,像她这样的家长不在少数。

5月18日凌晨4点多,夜幕还未完全退去,刘桂槐的老伴儿已从位于小区10号楼的家中出来,径直向布朗幼儿园走去,这距离她和刘桂槐上一次来观察才过去不足5小时。

南邵中心幼儿园位于昌平线南邵地铁站旁,尽管幼儿园只接受120个孩子报名,3月27日上午,记者在现场看到,幼儿园墙外排队的人数已经超过140人,现场有几名自称是南邵镇政府派来的安保人员在维持秩序。

  家长们就坐在幼儿园门口等了一夜,到了白天队伍不断扩大。上午11:00是幼儿园发报名表的时间,当时已有近300人排队,数字多出计划招收人数近两倍。

“果然,幼儿园门口已经有两三个老人在商量,是否要开始排队。”一咬牙,70岁的老太太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她率先站在了幼儿园门口,并告知众人自己开始排队了。

现场家长称,由于前一天队伍秩序混乱,甚至影响了幼儿园孩子放学。镇政府和派出所来人维持秩序。

  解决

消息传播得异常迅速。短短两个小时后,队伍已经超过了百人。

雇人排队六七百一天 家长称不亏

  幼儿园无奈,改发摸底登记表

为孩子上学近 排几天队值得

帐篷、行军床、折叠椅、棉大衣、遮阳伞。顺着南邵中心幼儿园西墙向北延伸一百多米,家长们为了孩子的报名做了充分的准备。队伍中多是老人,有的索性下棋打牌打发时间。被问及幼儿园的具体招生政策,现场排队的老人知道甚少,“家里人派我来排队,孩子入园是大事儿,必须排着。”

  昨天中午,溧水县教育局的相关领导也赶来安抚家长的情绪,随后到幼儿园内与相关负责人讨论应对的措施。

西马金润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在这个有6000多户居民的老小区中,仅有布朗一家幼儿园。这所开办于1999年的幼儿园也是小区的配套设施,约有9个班。

张爸爸是队伍里为数不多的年轻人,他在互联网公司上班,特意请了假过来排队。由于前面已经有120多人了,“这位置基本没戏了”。但他还是想再等等,“万一前面有人放弃或者幼儿园扩招了呢。”说着,他往队伍前面望了一眼,“这什么事儿啊,没人来管管吗?”

  幼儿园的负责人表示,鉴于报名人数过多,暂不发放报名表,改成发放“摸底登记表”,了解到底有多少孩子。家长填写完后在一周内交到门口的保卫处,“我们定名单,主要是看是否就近以及排队的先后顺序。”她称。不过就现场发放登记表的情况看,家长们争先恐后领表,现场秩序一片混乱。负责人表示,请家长放心,幼儿园一定会公平公正,因为家长们在排队时自发填写了一张秩序单,上面有各位家长排队的编号,这将成为重要的凭据。

“最初幼儿园招不满名额,还要去外面招生”,一些家长称,但随着西马金润小区陆续新建居民楼和周围小区不断建成入住,适龄儿童数量剧增,名额很快不够用了。

然而,排在队伍前面的家长们表示,现有的位置是他们熬夜换来的,只要孩子能顺利入园,再排几天都值。“我们都已经排到这儿了,只要能保证我们报名,怎么着都行。”“周围缺幼儿园不是一天两天了,呼吁多年了都没用,就算现在马上盖幼儿园,也解决不了眼下的问题。”

  这位负责人保证,一星期后将逐一电话通知审核过关的家长,至于没有通过的,会上报给上级部门,安排到其它幼儿园报名。这时家长们才安心了一些,陆续离开了幼儿园。

布朗幼儿园一名老师称,因为今年一共有三个班毕业,所以只能招收100人。幼儿园的楼层最多是三层,除非扩建才能扩大招生,但就目前小区周边来看,不具备扩建的条件。

记者发现,队伍里并非全部都是家长,有些是专职“排队工”,“家长上班没工夫,雇个人一天六七百块钱,只要能给孩子报上名,这钱不白花。”一名家长表示。

  说法

“其实小区周边还有四五家公立和私立幼儿园,不会出现孩子上不了幼儿园的情况”,这名老师说。

刘女士感叹道,“今年怎么这样”。她回忆说,自己孩子去年这个时候报上的名,当时也需要整夜排队,但情况比现在好很多,只需要提前一天,“大概和幼儿园收紧名额有关,去年招了200个孩子”。

  家长:

小区内一些排队的家长则表示,并非这家幼儿园多么出类拔萃,只是因为这是最近最便利的一所幼儿园,“刮风下雨接送孩子方便,也不用骑车或者转公交车,虽然报名时要排队辛苦几天,但值得。”

■ 探因

  资源分配不合理

一家十余口轮换排队保位置

周边幼儿园条件不被信任

  为何偏偏这家幼儿园报名扎堆?“谁愿意来排队啊,但没办法。”排了一夜的队才拿到一张登记表,家长们觉得有点委屈。他们多是居住在附近的居民。吴女士就住在隔壁的双塘家苑,这是新建不久的小区,而紧挨着的还有两三个小区,有上千户居民,不少孩子都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但是附近的幼儿园只有两家,一家就是溧水县商业幼儿园,“另一家交通幼儿园离得远,当然是选近的了。”并且,商业幼儿园是优质幼儿园,教学质量好,家长们都希望孩子能够享受到好的教育,不愿输在起跑线上。

但排几天队并不是件容易事,为防止排上的位置被占,需要24小时有人守候。

27日晚间,幼儿园工作人员给现场排队的家长依次发了序号牌,通知拿到序号牌的家长在31日当天带着孩子入园所需的相关材料直接来报名即可。幼儿园工作人员强调,“号码不可更改,更不可取代其他幼儿入园,发现的将视为作废,园所将进行后期审核,符合学前教育标准的幼儿方可入园。”随后工作人员将现场排队的家长劝离。

  “其实溧水县有不少幼儿园,城南有好几家,但我们城东这一片却少。”一位家长认为,教育资源分配不均是出现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

刘桂槐来了个全家总动员。因为儿子和儿媳要正常上班,老两口与儿子的舅舅舅妈夫妻俩,共四位老人轮换排队。“4个老人,年龄加起来超过了280岁”,他说。

多位家长表示选择南邵中心幼儿园的主要原因是这里的条件相对较好。“公立、私立的费用问题还是其次,这个幼儿园规模大,离家近,接送孩子方便,周围实在没个再像样的。”

  幼儿园:

但他们并不是动员人数最多的家庭,排在队伍第2号的家里出动了10多位亲戚支援,“家里的4个老人,我儿子表哥弟妹嫂子,总共十多个亲戚,谁有时间谁来替换我们一会儿,”排队的老人说。

据了解,南邵中心幼儿园每月的托管费和餐费共计1200多元,地铁南邵站方圆三公里内,另有5家以上私立或者具有公办性质的幼儿园或者托管园,费用最低的每月不超过1000元,最高的3000多元。不过家长普遍认为,另外几家幼儿园的各方面条件相比较南邵中心幼儿园略差。而且上述机构存在没操场、活动空间小等问题。此外,家长们还表现出对私立幼儿园餐饮质量“不放心”。

  没料到会出状况

18日清晨,排队的人数已超过百人,但队尾仍不断有人加入,“根据往年经验,最初排上队的不少人都会因为家里人手不够,坚持不到两天就放弃了”,后来者称。

■ 回应

  幼儿园的负责人说,此前这种情况从未发生过。6月1日晚,保安打电话告诉她,门口已经有不少家长在排队。听到消息后,她和其他老师赶来劝说家长离开,告诉他们幼儿园准备在6月2日发通知,6月4日家长可以前来报名,大家到时再过来排队。但家长们并不听劝。当天晚上,幼儿园召开了紧急会议,最后决定提前到6月2日零点发通知,并将报名也改在2日上午11:00开始,本意是要让家长安心,但实际上并未起到什么效果。  这位负责人分析为何会出现家长连夜排队的现象,一是今年奥运宝宝较多,二是家长对商业幼儿园“偏爱”,“我们当然能理解,家长都想把孩子往好的幼儿园送。”但幼儿园的招生名额有限,不可能容纳所有报名的孩子,她希望家长也能理解幼儿园的难处。

凳子、遮阳伞、折叠床,排队的家长们很快摆出各式鏖战装备。为打发排队的无聊时间,刘桂槐一遍又一遍刷新着手机上的新闻网页,也有不少家长逐渐凑对下棋、打扑克。

新增小区未配套相关资源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坐久了,刘桂槐会起身活动下筋骨,厕所就在幼儿园对面不远处,刘桂槐起身去厕所时,2号的家人会看着刘桂槐的东西——已经紧挨着好几天了,彼此都已熟悉。

根据去年幼儿园招生简章显示,幼儿园的招生名额为200名,但今年缩减为120名。记者尝试联系幼儿园了解名额缩减原因,但对方并未对此回应,只表示招生工作会按照公布计划进行。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通常,儿子会在晚上下班后来接替刘桂槐。这也是大部分排队家庭的做法,白天队伍是清一色的老人,晚上则换成了下班的年轻人。有人新买来了帐篷,有人拎来了折叠床,也有人直接坐在凳子上睡觉。

“招的多,幼儿园也放不下啊”,家长刘女士表示,去年一个年级200个孩子,每个班超过40个,“人确实太多,老师管不过来,咱们也不放心。几个小区的业主们连年向教委呼吁增加幼儿园,但是没见效果。”

21日,北京大风,一位家长说大风吹透了被子,双腿冻得冰凉。

对于没有排上队的家长,园方建议没有排到号的家长尽快另择其他幼儿园报名。昌平区教委学前科陈女士向新京报记者解释称,幼儿园之所以紧张是因为近些年南邵地区新建小区与日俱增,但只有一个小区有自建幼儿园,已经确定今年9月份可以开园招生。“其他小区压根就没有设计,我们也无从批复。如果有可批的,那一定是普惠幼儿园,价格低。”陈女士表示,南邵中心幼儿园属于有公办性质的幼儿园,附近类似幼儿园还有官高幼儿园和张各庄幼儿园。

推选5名代表维持秩序

对于幼儿园资源紧张情况,陈女士称教委已重视相关问题,正在想办法处理。

但队伍里并非一直和谐。5月18日上午10点左右,有人在刘桂槐所在的队伍对面——幼儿园大门西侧另起一队伍,并开始发号。

东侧的队伍立刻骚动起来,有人冲过去开始抢西侧队伍的号码。但最终在东侧队伍的抗议下,西侧队伍解散。也有一名30多岁的男子,在人群中央要大家来找他领号,后来也是在众人的质疑和抗议中,讪讪离开。

刘桂槐和邻近的2号也遇到过要收买的时候,有没排上队的家长想要出钱插队,都被刘桂槐和身后的排队者拒绝了,“以后我们都要送孩子上学,街坊邻居都要见面,我们可不敢。”

此后,幼儿园园方提出可选出代表来和园方沟通的建议。这样,队伍自发分成了5个小组,每20个排号由一位代表负责。除了汇集家长意见与幼儿园沟通,各小组代表还登记了排队家长的信息,每两个小时或者早晚各进行一次点名。

这是因为往年发生过一次混乱,排在13号的王学申回忆,那一年在幼儿园发放报名表前,队伍秩序井然,但到了发放时间,人群立刻挤成一团。园方无奈只得把预报名表撒向人群,抢到的家长填写好后再塞给园方。

一些排队的家长认为,今年推选代表进行管理的方式很好地保证了公正,维护了秩序。

报名成功家长击掌欢呼庆祝

23日早上八点多,五位代表开始了最后一次的点名。不久,丰台区大红门街道办事处综治办的15名治安人员抵达现场,也有多名警察巡视维护秩序。

上午9点,幼儿园正式开始报名。在小组代表协助下,排队家长5个一组进入园内填写预报名表。“只是预报名,还要经过体检才算是正式录取,园方给我们填写的预报名表也没有编号等,”不久,一位出来的家长告诉记者。

一个半小时后,最后10名家长进入到了园内后,成功报上名的人群中爆发出高亢的欢呼声,“我们胜利了”,有家长开始击掌庆祝,口称“回见”。

而未能成功报名的家长们则聚集在幼儿园门口要求开门,“请领导出来”的声音此起彼伏,有情绪激动的家长将矿泉水瓶扔向了院内,而工作人员则在此时推出了写有“预报名已满”的黑板作为答复。

有家长质疑在网络时代,这家幼儿园为什么依然使用这么老旧落后的方式招生,园方并未回应,而王学申等家长称,此前幼儿园也采用过网上报名的方式。“但后来有人觉得网上报名不透明,所以又开始排队了。”

“幼儿园应该提前通知,100名以外的家长就不要排队了”,一位按照幼儿园通知日期前来报名的家长说,其在早晨5点左右来排队,没想到早已经晚了。(记者 侯润芳)

本文由澳门金莎网址发布于青少年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园方无语改发报名表,上海家长排队5天5夜抢幼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