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无良方治得了,家长给子女报补习班到底在焦

作者: 教育资讯  发布:2019-09-25

谈到减负,就不能不说火热的校外培训。校内减负校外补,成为许多家长的主动选择。随之而来的,则是一些校外培训机构开展以应试为导向的培训,影响学校正常教育教学秩序,造成学生课外负担过重、增加家庭经济负担等。2月底,教育部等四部门为此还联合开展了专项治理行动。

谈到减负,就不能不说火热的校外培训。校内减负校外补,成为许多家长的主动选择。随之而来的,则是一些校外培训机构开展以应试为导向的培训,影响学校正常教育教学秩序,造成学生课外负担过重、增加家庭经济负担等。2月底,教育部等四部门为此还联合开展了专项治理行动。

新华社北京3月2日电 题:中小学开学季:有无良方,治得了“校内减负校外补”的尴尬?

那么,给孩子报补习班的家长,他们在焦虑什么?补习市场存在什么问题?如何理性看待校外补习热?记者进行了调查。

那么,给孩子报补习班的家长,他们在焦虑什么?补习市场存在什么问题?如何理性看待校外补习热?记者进行了调查。

新华社记者李双溪、沈洋、吴振东

——编者

——编者

中小学陆续开学,各地纷纷采取切实减负措施下,学生回到学校开始新的生活。不过,学校减负腾出的宝贵时间也面临被一些辅导班和课外作业“抢走”的情况。究竟该从何处着手,才能更好地解决“校内减负校外补”的尴尬?

  减负不是不要质量,而是要轻负担、高质量

减负不是不要质量,而是要轻负担、高质量

孩子开心:开学就减负,收到“大礼包”

“听说了吗?隔壁班的老师给孩子布置作业被家长举报了!”几名家长正在谈论孩子的学业负担。他们的孩子都在山东省济南市一所优质小学就读,按照规定,小学一到三年级不准留书面作业,济南大多数学校都能遵守。

“听说了吗?隔壁班的老师给孩子布置作业被家长举报了!”几名家长正在谈论孩子的学业负担。他们的孩子都在山东省济南市一所优质小学就读,按照规定,小学一到三年级不准留书面作业,济南大多数学校都能遵守。

新学期伊始,不少学生发现,迎接他们的是学校送上的“减负礼包”。

但是,“没有作业加强巩固,课堂上学的知识能掌握吗?”济南某家长李丽(化名)说,有的老师会“冒险”在家长QQ群里布置作业,但结尾都会补充一句:上述作业不做强制要求,由家长学生自主选择。可即便如此,还会有家长不满,甚至投诉举报。

但是,“没有作业加强巩固,课堂上学的知识能掌握吗?”济南某家长李丽(化名)说,有的老师会“冒险”在家长QQ群里布置作业,但结尾都会补充一句:上述作业不做强制要求,由家长学生自主选择。可即便如此,还会有家长不满,甚至投诉举报。

3月1日早上,记者在长春市春城学校门口看到,老师在给学生们发“开学红包”,里面写着“免写一次作业”“自由换一次同桌”“睡一次懒觉”等“福利”。

在李丽看来,现在孩子在学校的负担不是太重,而是太轻了。一到三年级不留书面作业,一些必要的练习只能指望课堂上那点时间,有的孩子掌握得快、课下不需要加强,学得慢的孩子就只能依靠课外辅导班了。

在李丽看来,现在孩子在学校的负担不是太重,而是太轻了。一到三年级不留书面作业,一些必要的练习只能指望课堂上那点时间,有的孩子掌握得快、课下不需要加强,学得慢的孩子就只能依靠课外辅导班了。

刚开学,上海市教委就给全市中小学生送上定心丸——开学两周内不得组织纸笔测试,学校要帮助学生摆脱“假期综合征”,培养学生良好心态。

六年级小学生家长荣云(化名)这样描述自己孩子的学习生活:周一到周五,每天6点半到7点间起床,早餐后大约7点半到达学校,下午3点半放学。由于济南在全市中小学校普遍开设了“三点半课堂”,孩子会在老师的辅导下上自习并完成当天作业,5点半离校。晚饭后,孩子开始做辅导班布置的语文、数学卷子并且练琴。晚上9点半前洗漱睡觉。

六年级小学生家长荣云(化名)这样描述自己孩子的学习生活:周一到周五,每天6点半到7点间起床,早餐后大约7点半到达学校,下午3点半放学。由于济南在全市中小学校普遍开设了“三点半课堂”,孩子会在老师的辅导下上自习并完成当天作业,5点半离校。晚饭后,孩子开始做辅导班布置的语文、数学卷子并且练琴。晚上9点半前洗漱睡觉。

南昌市要求小学低年级不布置书面作业,严控高年级作业量,小学老师不得通过微信、QQ等方式留作业,停用、卸载增加学生课业负担的App。

“孩子主要的课外负担集中在周末。”荣云说,每周六孩子会去语文、数学、外语辅导班上课,周日上午学琴,下午才有时间放松一下。“孩子基本能接受,并不觉得累。”她认为,“负担重不重往往因人而异,有的孩子上两三个课外班就叫苦不迭,但有的孩子上四五个课外班也挺开心。”

“孩子主要的课外负担集中在周末。”荣云说,每周六孩子会去语文、数学、外语辅导班上课,周日上午学琴,下午才有时间放松一下。“孩子基本能接受,并不觉得累。”她认为,“负担重不重往往因人而异,有的孩子上两三个课外班就叫苦不迭,但有的孩子上四五个课外班也挺开心。”

长春市中小学校实行弹性作业,给孩子更多选择权。听课效果越好,写的作业就越少,以此鼓励学生重视课堂。一些小学利用“三点半课后服务”,组织学生在校完成作业,老师随堂答疑,免去了家长陪护批改作业的焦虑。

济南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减负不是不要质量,而是轻负担、高质量。不同学生之间对待学业负担的态度和处理能力有很大差异,要根据不同学生的能力,保护好孩子们的求知欲。“不留书面作业,很多家长心里不踏实。”小学二年级老师艾霞觉得,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学校负担已经降到一个合理范围,现在增负压力更多来自家长的过度焦虑,“比如小升初早已取消考核,小学没有升学压力,但家长仍然会把孩子送到各类辅导班。”

济南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减负不是不要质量,而是轻负担、高质量。不同学生之间对待学业负担的态度和处理能力有很大差异,要根据不同学生的能力,保护好孩子们的求知欲。“不留书面作业,很多家长心里不踏实。”小学二年级老师艾霞觉得,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学校负担已经降到一个合理范围,现在增负压力更多来自家长的过度焦虑,“比如小升初早已取消考核,小学没有升学压力,但家长仍然会把孩子送到各类辅导班。”

“作业少了、空闲多了”,孩子们既有对轻松开学的期待,也有从“一补到底”的假期中“逃离”的快乐。

  校外补习要去除盲目性,别因为焦虑而跟风攀比

  校外补习要去除盲目性,别因为焦虑而跟风攀比

上海某中学初二学生小唐告诉记者,他的寒假补习从放假第一天就开始,一直上到开学,只有过年休息7天,每天上课和做作业时间有五六个小时。

一方面,学校贯彻教育相关政策,采取措施进行减负。另一方面,补习成了家长的共同话题,“加班加点”“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的教育抢跑行为比比皆是,培训机构市场一片火热。

一方面,学校贯彻教育相关政策,采取措施进行减负。另一方面,补习成了家长的共同话题,“加班加点”“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的教育抢跑行为比比皆是,培训机构市场一片火热。

长春市某小学四年级班主任吴老师统计发现,全班假期参与校外补课的人数占了89%,其中23%的孩子上了三门以上的辅导班。

“现在公立小学放学时间是3点半,大多数家庭不方便接送。加之学校流行将作业的批改转交给家长,而上班族又很难保证有足够的时间批改孩子课业,因此只能把孩子交给校外晚托机构。”西部某省会一所教育培训机构专职老师李南星认为,校外培训机构是根据市场需求产生的,不是因为校外培训机构多了而导致学生负担加重,而是高考、中考的竞争压力催生了补课需求,在教育落后地区这一现象更为明显。

“现在公立小学放学时间是3点半,大多数家庭不方便接送。加之学校流行将作业的批改转交给家长,而上班族又很难保证有足够的时间批改孩子课业,因此只能把孩子交给校外晚托机构。”西部某省会一所教育培训机构专职老师李南星认为,校外培训机构是根据市场需求产生的,不是因为校外培训机构多了而导致学生负担加重,而是高考、中考的竞争压力催生了补课需求,在教育落后地区这一现象更为明显。

“轻课内、重课外是我最担心的情况。”长春市解放大路小学教师马伟东说,她发现一些学生互相抄袭课内作业,却花更多时间在写课外练习册上。

优质教育资源有限,是校外培训热的另一原因。李南星认为,教学水准过硬、有口皆碑的中小学数量有限,但学生对优质教育资源的刚需一直存在,家长们只能向校外培训机构寻求帮助。他表示,“大多数上培训课的学生在校成绩较差,补习只是为了能提高成绩;但好学校的优等生来补习的情况现在也越来越普遍。越是上进的学生,越是对升入好学校、考上好大学有更强烈的需求。”

优质教育资源有限,是校外培训热的另一原因。李南星认为,教学水准过硬、有口皆碑的中小学数量有限,但学生对优质教育资源的刚需一直存在,家长们只能向校外培训机构寻求帮助。他表示,“大多数上培训课的学生在校成绩较差,补习只是为了能提高成绩;但好学校的优等生来补习的情况现在也越来越普遍。越是上进的学生,越是对升入好学校、考上好大学有更强烈的需求。”

这种“课内五分钟,课外十年功”的怪象,让学生减负的获得感就像“龙卷风”,来得快去得也快。

报补习班之所以成为一种潮流,家长之间的攀比是很重要的原因。有家长坦言,给孩子报班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看到周围的孩子都在学”。教育专家认为,随着新媒体的发达,信息获取与交互越来越便利,家长们通过“互通有无”,进一步放大了群体焦虑。

报补习班之所以成为一种潮流,家长之间的攀比是很重要的原因。有家长坦言,给孩子报班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看到周围的孩子都在学”。教育专家认为,随着新媒体的发达,信息获取与交互越来越便利,家长们通过“互通有无”,进一步放大了群体焦虑。

家长忧心:怕孩子掉队,学生负担“反复发作”

济南一位小学校长表示:“校外补习不是绝对不好,关键是要去除盲目性,要在孩子有兴趣的前提下、基于全面发展需要而进行‘学有余力’的补习,而不是建立在焦虑的基础上跟风攀比,为了补习而补习。”他特别强调,家长不要把这种焦虑情绪传递给孩子,要让兴趣成为孩子学习的原动力。在补课这件事上,理性不要缺位。

济南一位小学校长表示:“校外补习不是绝对不好,关键是要去除盲目性,要在孩子有兴趣的前提下、基于全面发展需要而进行‘学有余力’的补习,而不是建立在焦虑的基础上跟风攀比,为了补习而补习。”他特别强调,家长不要把这种焦虑情绪传递给孩子,要让兴趣成为孩子学习的原动力。在补课这件事上,理性不要缺位。

记者采访发现,学校减掉的负担为学生参加辅导班腾出了空间,宝贵的课余时间成了一些培训机构“围猎”的目标,“校内减负,校外补”成了开学季较为普遍的现象。

培训机构水平参差不齐,需要规范和治理

培训机构水平参差不齐,需要规范和治理

南昌市邮政路小学副校长胡中玉说,学校严格按照教学大纲教学,而一些知名民办学校的“小升初”考试主要考奥数和英语,知识量远超教学大纲。为了让孩子通过考试,一些家长不淡定了,给孩子报各类辅导班。

“您给孩子选择校外培训机构时,会先查看办学资质吗?”记者询问的学生家长中,大部分表示没有要求查看培训机构的证照。李南星坦言,目前校外培训机构水平参差不齐,“同行恶性竞争抢生源,大部分培训机构没有办学资质,绝大多数代课老师没有教师资格证。”

“您给孩子选择校外培训机构时,会先查看办学资质吗?”记者询问的学生家长中,大部分表示没有要求查看培训机构的证照。李南星坦言,目前校外培训机构水平参差不齐,“同行恶性竞争抢生源,大部分培训机构没有办学资质,绝大多数代课老师没有教师资格证。”

“家访中,很多家长都说别的孩子在上辅导班,我们不上怕跟不上。”南昌市站前路小学云飞路校区教师甘密说,有的家长完全不考虑孩子的基础,语文、数学、英语等辅导班一股脑先报上再说。

不仅同行之间竞争火热,“对校外培训机构而言,最大对手其实是在外兼职的学校老师。有的老师受利益驱动,会让学生参加自己的补习班,有的会劝学生参加校外指定的补习班,甚至有的老师讲一半留一半,进行‘阉割式’教学,倒逼学生上补习班。”一位校外培训机构老师告诉记者,为了规避监管,有的老师选择在封闭式小区内办班,严控学生防止消息泄露,并通过各种渠道了解监督信息,与监管部门“打游击”。该老师说,在校老师有招生优势,比培训机构收费低,在外兼职自己办班,学生人数多的,收入比学校工资高多了。久而久之,课堂教学质量很难保证,只会迫使越来越多的孩子参加校外培训。

不仅同行之间竞争火热,“对校外培训机构而言,最大对手其实是在外兼职的学校老师。有的老师受利益驱动,会让学生参加自己的补习班,有的会劝学生参加校外指定的补习班,甚至有的老师讲一半留一半,进行‘阉割式’教学,倒逼学生上补习班。”一位校外培训机构老师告诉记者,为了规避监管,有的老师选择在封闭式小区内办班,严控学生防止消息泄露,并通过各种渠道了解监督信息,与监管部门“打游击”。该老师说,在校老师有招生优势,比培训机构收费低,在外兼职自己办班,学生人数多的,收入比学校工资高多了。久而久之,课堂教学质量很难保证,只会迫使越来越多的孩子参加校外培训。

“学围棋逻辑强”“学音乐开发思维”……商家的宣传让诸多兴趣班也蒙上功利阴影,而兴趣班组织学生参加各种考级、考证,为综合素质评价“争分”,则让兴趣课程也成了应试项目,变得索然无味。

如何科学进行校外培训,使之成为学校教育的有机补充和拓展?教育部日前发布《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提出禁止校外培训或竞赛成绩和入学挂钩,禁止机构提前教学,避免全日制学校的非零起点教学,检查无证无照机构等治理措施。“从长远来看,规范培训机构只是第一步,要让全社会认可,孩子的学习成绩只是眼前的直接价值,而孩子的思想品德、科学素养、学习能力则是伴随一生的长远价值。”李南星说。本报记者 肖家鑫 杨文明

如何科学进行校外培训,使之成为学校教育的有机补充和拓展?教育部日前发布《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提出禁止校外培训或竞赛成绩和入学挂钩,禁止机构提前教学,避免全日制学校的非零起点教学,检查无证无照机构等治理措施。“从长远来看,规范培训机构只是第一步,要让全社会认可,孩子的学习成绩只是眼前的直接价值,而孩子的思想品德、科学素养、学习能力则是伴随一生的长远价值。”李南星说。

不少家长盲目跟风报班,以至于一些孩子的兴趣班多达七八种,却样样都不感兴趣。“为国画考级,被逼每天画几个小时,连学美术都是负担!”长春市一名正在备考的小学生表示。

原标题:校内负担在减轻,校外培训却很火--面对补习热,理性别缺位(解码·减负)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吴遵民表示,部分校外培训机构宣传营造“鸡血”教育环境,如强化应试提分、题海战术,超前超纲教学。不少家长急功近利,不从孩子自身实际出发,盲听盲信课外“加压”等。但究其根本,还是“分数至上”导向没有得到根本扭转,多元评价体系尚未完全建立。

专家交心:与其孩子多补课,不如家长先学习

为了真正实现减负,一些学校在开学期间举办家长大课堂,从心理上缓解家长焦虑。

正值开学,记者在长春市明德小学家长培训会上看到,家长们围着主讲人,咨询开学该做哪些准备。

明德小学副校长林可表示,学校教育是按照孩子的发展规律、根据学生的接受能力安排课程,家长应学会做“智慧家长”,重视孩子的课内学习,打好基础再拓展课外。

吉林省家庭教育研究会会长孙健在网络电台直播了上百期家庭教育公益课程,近日他接到了大量家长咨询:“学校减负,孩子大把的课余时间怎么办?”甚至出现了“谁减负谁吃亏”的抱怨。家长咨询最多的是“什么手段能让孩子学习好”,却忽视了教育理念的学习。“与其让孩子补课,不如家长先学习。”孙健说,建议政府、学校及媒体为家长多开设公益培训。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杨东平认为,各地治理校外培训机构取得了一定成效,今后需加强对校外培训机构教育行为过程的规范,检查并遏制其“抢跑”、超前教学的不当行为。要组建专门监管队伍,形成校外培训市场综合执法力量,通过协同合力,弥补教育执法力量的不足。

“从长远看,减缓义务教育阶段的升学竞争,应深化高中阶段的教育改革,适时提出高中教育均衡发展和多样化发展的目标,深入改革考试评价制度,构建一种低竞争、低控制、低评价的新教育生态。”杨东平说。

本文由澳门金莎网址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有无良方治得了,家长给子女报补习班到底在焦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